熱衰竭的問題,透過圖書和論文來找解法和答案更準確安心。 我們找到下列包括價格和評價等資訊懶人包

熱衰竭的問題,我們搜遍了碩博士論文和台灣出版的書籍,推薦商茗苑寫的 醫療急救 和白曉紅的 再見,烏斯曼:Made in Italy 背後的剝削和種族隔離都 可以從中找到所需的評價。

另外網站連續出現36度高溫!一分鐘搞懂熱衰竭與中暑的差別及預防方法也說明:由於連日的高溫,導致最近中暑及熱衰竭的人越來越多,你知道兩者之間的差別為何嗎? 熱衰竭熱衰竭是在高溫環境下太久,由於持續地流汗又沒有適當補充 ...

這兩本書分別來自新文京 和南方家園所出版 。

國防醫學院 藥理學研究所 李燕媚所指導 謝銘城的 水飛薊素對熱中暑導致大鼠多重器官功能不良及發炎反應的保護作用 (2021),提出熱衰竭關鍵因素是什麼,來自於水飛薊素。

而第二篇論文國防醫學院 藥理學研究所 李燕媚所指導 石豐榮的 紫草素shikonin改善熱中暑大鼠 之多重器官功能異常及其機轉探討 (2021),提出因為有 紫草素、熱中暑的重點而找出了 熱衰竭的解答。

最後網站熱衰竭的處理則補充:熱衰竭 的處理. 一、原因. 環境悶熱、濕度太高、不通風、出汗太多,造成體內水分及鹽. 分之不足。 二、症狀. 1、大量出汗,體溫略低。 2、臉色蒼白,皮膚濕冷。

接下來讓我們看這些論文和書籍都說些什麼吧:

除了熱衰竭,大家也想知道這些:

醫療急救

為了解決熱衰竭的問題,作者商茗苑 這樣論述:

  本書除了一般急救處理以外,特別針對航海人員編寫,除了適用於一般基礎急救課程之外,特別適合海事相關科系急救課程。      全書分為15章,首先概述急救與人體各系統,為讀者奠定基本的背景知識;再依序講述消毒、止血、包紮、運動傷害、傷患搬運、休克與心肺復甦術、呼吸道異物梗塞的哈姆立克法,以及失溫與凍傷、中暑與熱衰竭、燒燙傷、蛇咬、蜂螫、中毒、水上意外等情況的醫療急救。章末學習評量附解答,引導讀者透過習題強化對內文的理解與應用。      航海人員長期在海上航行,海上就醫遠比陸上就醫不易,因此,每位船員皆應具備足夠的急救與醫療相關的知識與技能。依據航海人員訓練、發證及航行當值標準國際公約(I

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Standards of Training, Certification and Watchkeeping for Seafarers; STCW)規定,航海人員之培訓皆需修習「醫療急救(Medical  First  Aid)」此課程,教導如何迅速應對船上的醫療緊急情況,並提供受傷或患病海員即時性的緊急醫療處置。

熱衰竭進入發燒排行的影片

好不容易等到疫情解封之際
欲找回那塵封已久登山的熱血
來了趟說走就走的劍龍鋸齒稜的行程
(聽說最近稜線上許多架繩被拆除而增加了不少困難度,想去挑戰實測看看)
或許是來了不少次而信心滿滿
卻在這次踢到了鐵板...
夏天的劍龍稜實在太熱了 !
下切到半平溪就有點中暑的狀況
溯溪到大鬼瀑布玩耍了一陣子
對於最初舊地重遊越野劍龍稜那股熱血衝動的想法
已經蕩然無存...
就在心灰意冷之際
臨時決定從茶壺山上鋸齒稜看看
當看到久違的東北角山海美景之後
剛剛還深陷在因中暑而撤退以及沒有登上劍龍稜的遺憾之中
身心靈都被療癒了
之後更是直接到東北角沿線美麗的海岸線放空走走
尤其到了龍洞岩場
那壯麗的海岸地貌使我感到相當震撼
原來海岸的壯闊及美麗也不會輸給山林百岳
( 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山啦XD)
獨自一人在龍洞岩岸上跑著
雖然今天的原本我應該是在劍龍稜上馳騁的...
不過還是從這趟未竟的旅程中找回登山那不可言喻的熱情

謹以此片療癒這波疫情下塵封已久的心靈
帶大家看見台灣東北角的海岸之美
也推薦給仍在努力找回昔日體能的你
可以來這裡走走療癒一下身心靈~
以上

*IG頁面連結 :
https://www.instagram.com/steven_wu_trip/

*FB頁面連結 :
https://m.facebook.com/Steven-wu-107839494340971

影片章節 :
0:00 信心滿滿前來挑戰劍龍稜
1:18 超高cp山海景-南子吝山(黃金七稜)
3:39 下切到半平溪谷&溯溪到大鬼瀑布包場沖涼消暑
4:40 決定放棄劍龍稜...
5:06 前往茶壺山、鋸齒稜居高臨下俯瞰東北角
6:59 下山前往海岸沿線悠閒地看海
8:44 行程的最後~令人驚豔的龍洞灣岬&岩場

後記 :
之前都在玩山的我
這次行程之後好像更愛海一點了XD

水飛薊素對熱中暑導致大鼠多重器官功能不良及發炎反應的保護作用

為了解決熱衰竭的問題,作者謝銘城 這樣論述:

全球暖化增加了與熱相關的疾病發生和死亡的風險。與熱有關的疾病包括:熱痙攣、熱暈厥、熱衰竭和熱中暑。在熱中暑期間,熱壓力會引起氧化壓力和全身性炎症反應,導致多器官功能障礙。水飛薊素 (silymarin; SM) 是從水飛薊中提取的類黃酮混合物,具抗氧化和抗炎作用。因此,本研究評估預處理SM是否可改善大鼠熱中暑引起的多重器官功能不良和死亡。雄性Wistar大鼠分成四組:(1)對照組 (control; CTL) 組:給予大鼠carboxymethylcellulose (CMC;~0.3 cc,口服管餵) 每天一次,持續 7 天,未給予熱壓力;(2) 單獨SM:每天1次給予大鼠SM (

100 mg/kg,口服管餵),連續7天,未給予熱壓力; (3) 熱中暑 (heat stroke; HS) 組:大鼠用CMC預處理7天,再置於烘箱中(42 ℃),使核心體溫升高至42.5 ℃;(4) SM+HS組:大鼠給以SM (100 mg/kg,口服管餵) 持續7天,再置於烘箱中 (42 ℃),使核心體溫升高至42.5 ℃。移出烘箱後,將大鼠置於室溫 (24 ℃) 監測大鼠核心體溫、血壓及心跳變化。實驗結果顯示,與HS 組相比,SM預處理 (SM+HS 組) 顯著提高了熱中暑後六小時大鼠的存活率;於第六小時,HS和SM+HS組存活大鼠之核心體溫和平均動脈血壓無顯著差異,但 SM顯著降低血

漿中 CK-MB、GPT、creatinine、CPK和LDH 濃度,改善器官功能。SM可以減少肺臟的iNOS、NLRP3、ASC-1、IL-18、NF-κB等促發炎相關蛋白,並降低細胞凋亡蛋白cleaved caspase 3含量;SM未明顯誘導產生細胞保護蛋白HSP70 及HO-1,以及自噬作用相關蛋白beclin-1和LC3B。在肝臟,SM亦可以減少促發炎相關蛋白iNOS及NF-κB 表現量,降低細胞凋亡蛋白 Bax 及cleaved caspase 3,並增加抗凋亡Bcl-2含量;SM 可顯著誘導產生細胞保護蛋白HSP70 及HO-1,但不影響自噬蛋白p62 及LC3B 之表現量。由以

上實驗結果可知:預先給予SM可以提高熱中暑存活率並改善多重器官功能不良,也可降低熱中暑後肺臟及肝臟之發炎反應,抑制細胞凋亡,但不影響自噬作用;可在肝臟組織誘發保護性蛋白HSP70 及HO-1產生,可以藉此減輕熱傷害而產生肝臟保護作用。

再見,烏斯曼:Made in Italy 背後的剝削和種族隔離

為了解決熱衰竭的問題,作者白曉紅 這樣論述:

  二〇一三年,塞內加爾橄欖採收工烏斯曼.迪亞羅在西西里島的農園中因瓦斯鋼瓶爆炸喪命,時年不過二十六歲。身為非洲移工的他,幾乎無人弔唁,彷彿刻意被遺忘。然而,烏斯曼的人生際遇和悲劇之死並非罕事。   今日,義大利各地農園皆有非洲移工的身影,幫助義大利成為歐洲數一數二大的蔬果出口國。殖民主義和全球資本主義重創移工的母國,迫使他們不得不到海外尋求更好的機會,但僥倖航渡地中海並抵達歐洲的人,卻發現自己在當地遭司法打壓、被社會邊緣化、與當地社群隔絕,並遭到無情剝削。數十年來,義大利各政黨政府皆採反對移民的政策,讓一名又一名移工深陷「非人」的生活及工作環境,雖是「義大利製造」背後的隱形推手,社會卻對這

些受苦受難者視而不見,絕口不談他們的處境,保持一貫緘默,彷彿是不配為人的他者。   《再見,烏斯曼》講述的是義大利移工的故事,既是要致敬跨越國境、設法改變自身和家人命運的移工,也希望揭露歐洲將非洲移民置於最底端,無情的剝削、壓榨移工,構築出繁華且罪惡的巴比倫城。   「在歐洲的敘事觀點中,歐洲白人一向是掌握話語權的人,負責手持紙筆觀察與記錄。他們所觀察的對象將獲得機會發聲,但發出的是遭過濾的聲音,表達的是遭淡化的不滿,所經歷的一切都會被審查把關,最終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長期以來,移民都是被他人談論、書寫,彷彿他們幾乎沒有能動性,也彷彿他們無力塑造自己的命運。在最佳情境之下,在遷徙旅程中活下

來並克服一國又一國邊界的移民,會在難民受到歡迎("refugees welcome")的敘述中,得到「獲救者」的名號。不管這些人遭歸類為難民或移民,他們的故事仍是白人的故事。」——白曉紅 本書特色   •我們還得受苦多久?——直面「義大利製造」的幕後真相   •以非洲移工的生命故事,探究歐洲如何創造出一個個「必要棄兒」,同時揭露歐洲大多財富其實是來自極其醜陋且嚴重的剝削壓榨。 各界好評   「白曉紅簡直無所畏懼。她除了揭露歐洲土地上的移工如何遭到剝削,處境如何絕望,也提醒我們,只要人們願意共同挺身為權利而戰,希望就仍然存在。這本書讓我潸然淚下,真是一本充滿勇氣的作品。」--班傑明.傑凡

尼亞(Benjamin Zephaniah),英國作家、詩人   「觀察敏銳,見解深刻,澈底揭穿我們食物產業鏈中根深蒂固的剝削和種族歧視。這本書從移工的視角出發,凸顯義大利對於移民遭遇危險及不人道待遇一事置若罔聞,形同共犯。書中的大小教訓適用每個歐盟國家。想為移民爭取權利者不可不讀。」--敏妮.拉曼(Minnie Rahman),英國移民福利聯合會(Joint Council for the Welfare of Immigrants)公共事務暨活動企劃經理   「來自世上數一數二優秀記者的重要報導故事。白曉紅揭開了歐洲『移民危機』背後的隱藏真相:西西里島和卡拉布里亞的非洲移工遭無情剝削,

深陷系統性種族歧視。」--馬修.卡爾(Matthew Carr),Fortress Europe: Inside the War Against Immigration一書作者   「《再見,烏斯曼》揭露了種族暴力以及廉價勞動力所需付出的人類成本。非洲移工幫忙採摘我們的橄欖、番茄和柑橘,這本書迫使我們直面他們的掙扎、堅韌精神和日常成就。相當啟發人心--學習、反抗、採取行動!」--布利琪.安德森(Bridget Anderson),英國布里斯托大學遷徙暨流動研究中心主任、Us and Them?: The Dangerous Politics of Immigration Controls一書

作者   作者簡介 白曉紅(Hsiao-Hung Pai)   旅英記者,其著作《Chinese Whispers: The True Story Behind Britain's Hidden Army of Labour》 曾入圍英國歐威爾書獎(Orwell Prize),並改撰為中文版的《隱形生產線》;另著有《散沙:中國農民工的故事》於二〇一三年獲頒英國「前衛圖書獎」(Bread & Roses Award),《隱形性產業:英國移民性工作者》、《憤怒的白人:直擊英國極右派!》和《邊境人生:在歐洲顛沛流離的難民與移民》。 譯者簡介 吳侑達   國立臺灣大學翻譯碩士學位學程筆譯

組畢。翻譯出得去,稿費進得來,生活過得下去。   信箱:[email protected]   緒論 前言 緘默法則 一、橄欖產區 二、打造巴比倫 三、火災和模範工人 四、進出收容營 五、年輕勞動力和「融入社會」 六、卡拉布里亞的採收季 七、貝琪和「融入社會」之村莊 八、「只要敢夢,就辦得到」 九、驅逐 十、五星運動黨和小鎮之惡 十一、薩爾維尼和種族主義凶手 十二、「部長,告訴我,你會想住在這種地方嗎?」 十三、橄欖季再臨 十四、眼不見為淨 十五、滿月 十六、在卡拉布里亞的帳篷城度冬 十七、採收季結束 十八、「融入社會」與種族隔離 十九、周而復始的拆遷與重建貧民窟

二十、「我們還得受苦多久?」 後記 參考書目 致謝   緒論   在我動筆的此刻,時間是二〇二〇年三月底,一個前所未見的傳染病正在多國傳播肆虐,而且尚無疫苗或有效療法可以因應。儘管義大利的死亡率居歐洲之冠,甚至超越中國,但其他國家也緊追在後。幾週以來,我們這些工作屬內勤性質的歐洲人得以收拾辦公室返家工作,但緊急服務機構和其他重要產業的從業人員可沒辦法在自家客廳上工。舉凡醫生、護士、救護車司機、醫務輔助人員、藥師、照護人員和老師,還有餐飲業者、清潔工、倉儲從業人員、環保衛生人員、乳品從業人員、屠宰加工從業人員、漁工、鳥蛤採摘人員、蔬果採摘人員,以及一般食品配給人員,都無法透過保持社交距

離和自我隔離來打這場「抗疫之戰」(這是英國首相強森最愛用的敘述方式)。   也許,只是也許,當我們擺脫這場全球疫情大流行後,會更意識到白曉紅筆下針對苦痛的「緘默法則」是怎麼一回事,而更關注生活在歐洲廢棄農舍和棚屋兼帳篷的人類同胞。據估有四十萬五千名在義大利田野間工作的難民,受困於設計來抹除他們存在的準法律系統,只希望圖個「眼不見為淨」。他們的處境相當惡劣,根據列斯伏斯島目前的狀況來看,身在西西里島等地的非洲人,以及多位協助照護的醫師,可能很快就會遭到極右團體汙名化為新冠肺炎的帶原者。   在農產品生產分銷領域,全球化早已打開了全世界的食品市場,但作為義大利食品供應鏈關鍵人物的蔬果摘採工人卻

彷彿隱形了一般,原因是義大利政府不斷「將他們推至地下,稀釋其存在感」。這些工人在義大利摘採蘆筍、柑橘、葡萄、橄欖和番茄(後兩者分別稱為「黑金」和「紅金」)。在「義大利製造」的語境中,製造產品的其實不再是義大利人(他們本身也曾是移民),主要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後殖民主體--往往是為了逃離利比亞的折磨、強迫勞動和拘留,冒著極大風險橫跨地中海。這些非洲人並不是大眾眼中的入侵者或行乞者,而是很多我們這些「定居此地」的歐洲人難以想像的勇敢男女,而且擅於應變且聰明無比。他們因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加諸予母國的經濟穩定與結構調整計畫、氣候變遷,以及新自由主義所導致的公共支出與服務削減,不得不離開家

鄉,離開塞內加爾、奈及利亞、甘比亞,或是馬利。這些人為了家人福祉,被迫犧牲自己,在其他地方尋求生計。   不過這些犧牲換來了什麼回報呢?歐洲非但不重視這些人對社會的貢獻,反而通過各種法律和政策,設法剝奪他們身而為人的權利。他們除了行動受限,只能待在與外界隔離的農業空間,集體成了田野中的無家可歸者,也往往無法進入其他行業,因為如此一來就會與義大利社會接觸。「他們是農地裡的工人,店鋪裡的消費者,僅此而已。」白曉紅如此寫道,強而有力地紀錄下義大利農工的生活,令人為之屏息。她或許刻意抑制憤怒情緒,但她寫到「沒有當地人會直視穆罕默德的雙眼,彷彿他是一具沒有靈魂的空殼」時,那股怒意隱約可見。   這個

體系所採行的第一步,是將移民關入庇護中心並鎖入居留許可系統。後者是專門設計來實施經濟剝削和種族排除的系統,可說是某種「精心設計的體制暴力」。在這裡,住屋問題(或更確切地說,缺乏住屋的問題)是維繫這種極度剝削條件的關鍵工具:在移民法營造的矛盾世界中,移民若要得到工作契約,必須要有居留證,但要得到居留證,他們首先需要一個居住地址。無論是國際法,還是義大利本身的憲法,對義大利似乎都毫無管轄權。一九四八年的《聯合國人權宣言》和一九六六年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都承認,為自己和家人尋求適足居住屬人權範疇。二〇〇一年修訂的義大利憲法也認可,住屋是人類尊嚴的核心構成要件,國家應最低限度

地提供住房。   在新冠肺炎的脈絡下來看,儘管時常有人會說這場抗疫之戰是「人人生死與共」,但某些族群缺乏住屋的問題,或許預示著接下來情況會更加惡劣。在過去,瘟疫和傳染病降臨後,大饑荒往往隨之而來。雖然我們今天並不預期會發生規模龐大的災難,但新冠肺炎其實已導致食物稀缺的問題。在我動筆寫作的倫敦,此刻已有好幾間緊急食品援助慈善機構因為無法補足糧食存量,就算越來越多的人前來尋求協助,仍不得不暫停營運。富人或許會受到病毒侵襲,可是他們的住處遠離遭邊緣化的族群,完全不曉得住在帳篷和棚屋是什麼感覺,也不知道每天要對抗饑餓、失溫和流離失所並存活下去是什麼意思。如同義大利當代政治思想家喬治.阿甘本(Gior

gio Agamben)所言,早在納粹大屠殺之前,就有人被迫住在難民營,過著性命宛如螻蟻、容易早死且面臨國家體制殺人的命運。   嫻熟歐盟政策的白曉紅當然很清楚義大利如何對待農業移工,也瞭解法律如何在現場剝削這些人--無論是歐洲或全世界皆然。西班牙太陽海岸(Costa del Sol)的塑膠溫室供應番茄、小黃瓜和辣椒等作物給多家超市,每年產值二十億歐元,但扛起這些勞務的卻是摩洛哥、西非和東歐的移工。在美國加州,來自墨西哥瓦哈卡山村的米斯特克(Mixteco)移工不僅確保美國消費者一年四季都吃得到草莓,也為Driscoll’s和沃爾瑪(Walmart)等大型產銷商獲得驚人利潤。以色列在一九八七

年第一次巴勒斯坦大起義後,也限制巴勒斯坦移工的數量,轉而尋求泰國西部省分的工人來種植各式蔬果、種子、植物和農田作物。沒多久,當地就有令人不安的「夜間猝死症候群」報導出現,極可能是因為這些工人長期未休息,最終導致熱衰竭和中暑。視角轉到澳洲的昆士蘭,來自九個太平洋島國和東帝汶的柑橘採摘移工同樣受到極為惡劣的對待,甚至有人將其比喻為十九世紀的「騙人為奴」(blackbirding)。當時,貿易商人將六萬兩千多名南島民族運送到澳洲大陸充當「糖奴」。   但是義大利的情況之所以與眾不同,在於這種基於種族的極度剝削措施,反映了義大利的殖民與法西斯過往,還有對這段歷史的否認與抗拒。   十九世紀中葉,現

今稱為「義大利」的半島上有許多城邦、共和國和其他獨立實體,其中有些隸屬於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義大利王國直到一八六一年才正式成立。綜觀眾多掠奪非洲資源的歐洲殖民者和帝國主義者,當時的義大利處於落後態勢,急於迎頭趕上,因此其國族認同從一開始就與獲得殖民地有緊密關係。義大利建國三傑之一的加里波底(Giuseppe Garibaldi)便表示他「贊成義大利將自身卸除的奴役鎖鏈加諸予非洲人」。如此一來,義大利將殖民非洲部分地區視作與歷史的交會,旨在重現羅馬帝國的光榮。義國的法西斯領袖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後來更將殖民領地稱為「義屬東非」。十九世紀末,義大利吞併厄利垂亞和索馬利亞,並

與利比亞展開漫長且血腥的戰爭,最終在一九一二年征服對方(利比亞被視作義大利的「第四海岸」)。義大利視一八九六年在阿杜瓦戰役(Battle of Adwa)敗給衣索比亞為奇恥大辱,所以法西斯時期再次侵占衣索比亞,確立自身強勢地位。第二次世界大戰落幕後,許多義大利戰犯僥倖逃過法律制裁,原因在於英國在聯合國戰罪調查委員會玩了兩面手法,確保墨索里尼軍隊在衣索比亞犯下的罪行獲判為現代戰爭的可接受作為。   義大利過去犯下的殖民罪、所帶來的恐怖統治及大規模屠殺,包括在利比亞一連串的集中營監禁並殺害者(藉由餓死和疾病),至少有八萬人,並且以毒氣轟炸利國城市,導致無數死傷。另外,義大利在一九三六年入侵衣索比

亞時,也動用兩百二十公斤的芥子毒氣攻擊該國的村莊和紅十字會營地。衣索比亞帝國的流亡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 I)出席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時,敘述義國如何將芥子毒氣安裝在飛機上,以便讓毒氣擴散至廣大地區,形成「永無止境的死亡之雨」。在衣索比亞的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義屬東非總督格拉齊亞尼(Rodolfo Graziani)因為遭刺未遂,憤而派出配備槍械、炸彈和火焰噴射器的黑衫軍大肆屠殺,三天下來至少死了一萬九千人,但也有人估計死了三萬名男女老少。   儘管墨索里尼在非洲犯下人盡皆知的罪刑,最後卻沒有真正受到制裁。諷刺的是,二

〇〇八年,時任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跟利比亞領導人格達費(Gaddafi)簽訂合作條約,付給對方五十億美元作為過去軍事占領的補償金,而利比亞必須設法打擊國內的非法移民,並且促進投資義大利企業。如此一來,義大利成了利比亞在酷刑虐待等人權迫害上的共犯,也助長歐盟在地中海地區所實施的死亡政治(necropolitics)。   《再見,烏斯曼》詳實生動地講述了抵達義大利的非洲人面臨何等命運--他們如何生活、如何工作,以及最重要的是,如何抵抗。正如約翰.史坦貝克(John Steinbeck)在一九三〇年代末與貧困的採摘工人一起往西穿越塵爆區後,將自己發給《舊金山

新聞》(San Francisco News)的快電轉化為引人入勝的大作《憤怒的葡萄》(The Grapes of Wrath),白曉紅也汲取自己在第一線與非洲移工相處的生活經驗,勾勒出她筆下這些義大利「必要棄兒」令人痛苦的生活全貌。   白曉紅是個有原則的記者、熱情敬業的人類學家、想像力媲美米爾斯(C. Wright Mills)的叛逆社會學家,更是令人信服的真相講述者。她與移民一起生活,關注他們日常生活和各種苦難的細節。她是出色的編織工,以故事為經,以政治分析為緯。《再見,烏斯曼》揭開了歐洲社會作為基礎的層層謊言,迫使我們面對歐洲文明的本質,這個文明將因為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而流離失所的非洲

人困於一個個從屬空間,讓他們越來越容易面臨早死命運。   她的結論令人無所遁形:我們必須瓦解並推翻由結構性種族主義所決定的一切社會關係。   倫敦種族關係智庫機構(Institute of Race Relations)主任 莉茲.費克特(Liz Fekete) 於倫敦 一、橄欖產區在烏斯曼過世時,移工已在這片地區的田野上辛勤耕耘長達十五年以上。無論這些人有沒有移民資格,都有一個共同目標:活下來,並想辦法扶持故鄉的家人。坎波貝洛的當地人早已習慣非洲面孔的男子和少年在鎮上走來晃去,但雙方鮮少有對話機會。多數當地人會跟這些「黑人」保持距離,即便是不得不互動的時候,譬如在店裡充值行動電話卡,或是

在超市採購食物,也總是能免則免。他們將這些非洲移工拒斥在市鎮邊沿的營地,眼不見為淨,創造出一個經濟、社會、文化及情感上的飛地。市鎮本身和非洲移工居住的「貧民區」的權力關係顯而易見。正如華康德所言:「一直以來,都是我們(鎮民)為他們(外來者、黑人)訂定規則和制定計畫。」這個權力關係意味著荒涼廢棄的移工營地與市鎮之間涇渭分明,一如華康德首次看到芝加哥貧民區時的反應:「我記得自己心想:這裡就像是貝魯特(Beirut),或是二戰後的德勒斯登(Dresden)。』坎波貝洛的當地居民不清楚移工營地的日常,也不曉得這些非洲移工在工作中會遇到什麼事,即便是烏斯曼過世的那天,鎮民也不知道他是何方神聖。隨著資訊越

來越多,大家才發現烏斯曼並不算是所謂的非法偷渡客。他除了已獲得身分文件,雇主還特地給他這間廢棄農舍居住。儘管農舍看來破敗,但在室內擁有一席之地,跟露宿田野就是等級不同。在其他移工口中,那是「老闆的房子」。烏斯曼在這座橄欖園失去性命,因此也是該園主人的責任,是老闆的責任。即使在烏斯曼死後,坎波貝洛的鎮民也沒有為他做任何事,反倒是西西里島其他地方的塞內加爾人專程來到坎波貝洛展現團結之情,並針對造成烏斯曼不幸死亡的居住環境發起抗議。此外,巴勒莫反種族主義論壇(Palermo Anti-Racist Forum)的社運人士也安排將烏斯曼的遺體送回給在塞內加爾的家人;其他來自特拉帕尼省(Trapani)

的協會和非政府組織,同樣到坎波貝洛協助揭發導致烏斯曼死亡的背景脈絡。

紫草素shikonin改善熱中暑大鼠 之多重器官功能異常及其機轉探討

為了解決熱衰竭的問題,作者石豐榮 這樣論述:

全球暖化所造成的影響與日俱增,像是歐洲熱浪、熱島效應等,逐年升高的氣溫,使夏季的全世界壟罩在熱壓力下,熱壓力會造成熱痙攣或熱衰竭等,甚至會造成熱中暑 (heat stroke;HS)。生物體在處於熱壓力的環境下,會產生一種名為heat shock protein 70 (Hsp70) 的保護蛋白,在環境壓力下,會被大量誘導產生,以幫助蛋白質正常折疊,防止變性,更有文獻指出與發炎作用、自噬作用、細胞凋亡有密切關係。除此之外,heme oxygenase-1 (HO-1) 也會被誘導產生,HO-1為人體的抗氧化酶,也是一種熱休克蛋白 (Hsp32),能幫助生物體適應環境壓力,也被認為能直接抑制促

炎細胞激素的釋放並誘導生成抗發炎細胞激素,進而達到改善發炎的效果。文獻指出,在諸多中草藥的萃取化合物中,Shikonin (紫草素)在誘導Hsp70的能力,獨占鰲頭,因此本研究是想探討預先給予shikonin後,從誘導大鼠熱中暑的動物模式是否可改善存活率,以及是否能透過抑制發炎及抑制氧化壓力的產生來預防熱中暑造成之多重器官傷害。動物實驗分為以下四組:(1) 控制組 (CTL group):實驗前15小時,腹腔注射藥物溶劑0.1% dimethyl sulfoxide (DMSO);(2) 單獨給予shikonin組 (SHK group):實驗前15小時,腹腔給予shikonin 10 mg/

kg (溶於0.1% DMSO);(3)熱中暑組 (HS group):實驗前15小時,腹腔給予0.1% DMSO,並將大鼠放置於42 °C的烘箱中,待其核心溫度達42.8 °C時取出,以此來誘導熱中暑;(4)熱中暑治療組 (SHK + HS group):實驗前15小時,腹腔注射shikonin 10 mg/kg,之後觀察5個小時,紀錄各組大鼠核心體溫、血壓及心跳變化。實驗結果顯示:預先給予shikonin 能夠明顯提高大鼠熱中暑後5小時的存活率,也會明顯改善熱中暑大鼠體溫調控異常及低血壓情形,明顯降低血中細胞激素IL-1β濃度、肝功能指標 GOT 及GPT、腎功能指標 creatinine

、骨骼肌損傷指標 creatine phosphokinase,以及細胞損傷指標 LDH 濃度,血中血小板數目降低情形也顯著改善。此外,和 HS 組相較,預先給予shikonin可以明顯誘導肝臟 Hsp70及HO-1的生成,降低IL-1β 表現量,降低細胞凋亡相關蛋白Bax/Bcl-2 ratio值,而LC3II/LC3I ratio值以及Atg12-Atg5 complex的生成明顯低於 HS 組。在肺臟部分,預先給予shikonin可以降低IL-1β表現量,抑制發炎反應。由以上實驗結果顯示,shikonin可改善熱中暑大鼠多重器官功能異常及提高存活率,此保護作用可能與其產生抗發炎與抗凋亡作

用有關,亦可能降低自噬作用過度活化所引發之細胞死亡,詳細機轉待未來進一步探討。